2014-01-05

Masha 2013 年的兩部電影

相隔五個月,終於把Masha去年公映的兩套電影在戲院欣賞完畢。

Like Father Like Son (中譯《誰調換了我的父親》、《我的意外爸爸》不等),在康城影展得獎後立即在本地國際電影節上映,比日本的開畫期還早兩個月。《真夏之方程式》則要等到年底本地日本電影節開鑼才上映,並只映一場。我和大部份人看這兩套電影的次序相反。

昨天看《真夏之方程式》,因爲等待了半年,心情已經從期待轉爲平靜,沒有什麽興奮感。但我想這正就是適合欣賞這套電影的心態。一望無垠的大海,潛在海底看珊瑚時的平靜,畫面很美、很藍。一個以陽光在海面反射出來的閃閃金光命名的海邊小鎮,某一天有人掉在防波堤外死了。恰巧我們的大偵探伽利略因爲參加一個研討會來到該鎮,還和死者同住一家旅館,於是他自然而然地調查了案件。他調查案件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爲意識到這件案件會令一個無意中參與其中的人一生受到傷害。

坊間對於《真夏之方程式》的看法很兩極,喜歡的不需多解釋,不喜歡的有以下幾種評語:
  • ·         故事悶,節奏慢,沒有什麽配樂
  • ·         案件不夠精彩,沒有上集(嫌疑犯X的獻身)的高手過招
  • ·         伽利略爲何突然會對人情和小孩產生興趣?

某知名日藝博客更以“節奏緩慢推理失敗沉悶之作”為題,給出55分的低劣評價。

 

這部電影改編自同名小説,而小説的主旨,並不是案件有多懸疑多難解,而是案件裏面每一個人都爲了保護某一個人或者是一段關係而做出犯法的事,目的是把事情自行了結而不讓相關的人知道。他們之間的愛,令人動容。看到後來,你會開始疑問,把真相揭露出來是那麽重要嗎?不但這幾個人的努力會付諸東流,更會令無辜的人受到傷害….  人道關懷,把非常案件人性化處理,纔是這本小説的主旨。

 

能夠領會這點的人,相信會喜歡這套電影。電影貼近原著,節奏適中,放火箭做實驗那部份拍得有趣和漂亮。後段雖然對白較長和沒有配樂,卻是正因爲這樣才能夠把那種抽絲剝繭的張力維持不散。審訊室裏面的一幕更是催淚,既看到父親到最後一刻還是要保護女兒,而湯川追求真相得來也人情達練。

 

這是一部要用“心”來感受的電影,如果只是用“頭腦”來分析處理,硬要和上集比較,就少不免作出沉悶、案件不精彩等評語。至於湯川爲何突然關心別人,還是他最討厭的小孩,是否角色前後矛盾。筆者覺得完全並沒有違和感,因爲湯川並非一個不關心人的人。他在劇集裏常常說他只對科學現象感興趣,對疑犯爲何犯罪沒興趣,是因爲調查罪犯是警察的工作。不計令人不大滿意的第二季,單從日劇伽利略第一季,觀衆也能看出湯川對人性其實相當了解,也很有正義感。有正義感,是因爲對人類整體的關心。 而且從這套電影裏,我感受到湯川本身也有成長,包容力大了,也爲人設想更多。用筷子撥掉恭平杯墊那幕,精警得來也令人感動。

(話説我剛才提過的兩幕都是有雙重寓意的(審訊室裏面的對質和湯川用筷子撥掉恭平的杯墊),如果你明白當中的意思,會對導演的用心感到觸動)。

 

Like Father Like Son 原本的日文戲名是《そして父になる》,直譯的意思是“然後變成父親”。其意思是主角野野宮良多在經歷了電影裏這許多事情之後,才終於開始明白如何去當一個爸爸。衆多中文譯名都都是以兒子的角度出發,但實際上這部電影是以良多的角度出發,以描述他的自我發現和成長爲主線。因此我在以下篇幅,會簡稱電影為LFLS,而不採用任何中譯名。

良多自小父母離異,他跟著父親和後母生活,和生母甚少(沒有?)見面。他的爸爸也不是好父親,經常醉酒鬧事,只有後母把持家務。但過了這麽多年,良多始終都不肯叫後母作媽媽。良多長大後,當上了建築師,事業平步青雲。他家住東京市中的高級公寓,開名貴房車代步,是社會上的菁英一族。他娶了大學學妹綠(みどり)為妻,生了一個兒子慶多。
因爲良多現有的成就都是凴自己個人努力而得到的,所以他很著緊慶多的教育和培養,覺得只要鬆懈一下就會追不上進度。

在良多的世界裏,所有事情都是在他掌控之下的。但醫院打來的一個電話,把這個定律嘎然打破。

醫院告訴良多,他的兒子慶多其實並不是他的親生兒子。他本來的兒子在出生的時候和慶多調換了,現在由另一個家庭撫養長大,這就是良多的世界崩壞的開始。從驗DNA確定孩子非親生,到和另一個家庭見面,一切都不在良多的控制範圍之内。他對此的反擊是計劃把兩個孩子都據爲己有,希望用錢把親兒子從另一個家庭“買”回來。 然而他這個計劃並不成功,另一個家庭雖然家境不大好,但卻對良多這個用錢交換兒子的提議深感受辱。良多不得已,被逼做出一個抉擇。他雖然討厭自己的父親,卻認同父親說的那一套,決定放棄慶多,認囘自己的親生兒子。

他雖然對妻子說出“怪不得啦”(他一直覺得慶多彈琴太爛,個性太柔弱不夠堅強,不像他),看似無情的話,但他對慶多一直都很溫柔。直到兩家人真是要交換兒子的時候,他還對慶多說,你去那個家庭是爲了完成一個任務,他始終都說不出“我不是你爸爸”這句話。

人有兩面,良多冷酷的一面來自他自少缺乏父母之愛,什麽都是自己打拚回來。只有自己才最信得過,變得剛愎自用。當男人要理性的時候,他可以把所有感情放下。他覺得撥亂反正是必須的,否則以後會更痛苦。他們應該儘快把孩子換回來,然後和另一個家庭老死不相往來。換言之,用時間把這件事徹底忘掉。這個想法源自於他小時候當父母離異之後,有一次他自己跑到生母家裏,卻被他父親無情地抓囘家去。這件事在他心裏播下凡事要忍耐要決斷的種子,拖泥帶水是沒有用的,但另一方面也是把自己的感情壓抑了。

把親兒子琉晴帶回家後,良多開始用高壓的方法教育兒子,想把他“失去”的這幾年的進度追回來,撥亂反正,這其實也是一種補償的心理吧。但琉晴在雄大家裏自由慣了,不喜歡被束搏,對良多的命令保著對抗的態度。

良多不懂得修理玩具,在孩子的眼中遠不如養父雄大,使良多的挫敗感不住增加,再加上突然而來的調職,把他的氣焰如一盆冷水淋熄了。看到護士和她的非親生兒子的關係,也終於令良多覺悟,解開心結接受自己的後母。被逼到沒有退路,良多終於能夠放下嚴父的身段,和琉晴一起玩耍。看到相機裏面的照片,也令他對慶多壓抑著的感情崩堤。

這套電影的主旨其實是描繪良多的成長和改變,正如雄大所說,未經歷過失敗的人是不能明白別人的感受。現在經歷了失敗和痛苦的良多終於能夠釋放他自己,過程雖然痛苦,但是有積極的意義和結果。

以電影整體來説,《真夏之方程式》相當完整,Masha演湯川有比以前更深入角色的感覺,雖然冷面但觀衆又能夠解讀到他的心思,感受到他的睿智和心底内的溫柔 ,實在找不到什麽可以批評的地方。對於電影未能拿到任何電影獎提名(據我所知,不一定完全正確),真是覺得有點失望。

至於LFLS,是一套令人很難不喜歡的電影。它含蓄溫柔的表達方式會令人想多看幾次,每次都會解讀到一些新的訊息。但是我還是要提出它的一點點不完美,就是有些地方,尤其是感情上的糾結著墨和交待不夠,以致真實感稍嫌不足,故事有點懸空的感覺。換父母、換孩子,無論對哪方面來説,都是晴天霹靂,尤其是從孩子的角度,更是世界的顛倒。孩子雖然小不明白發生什麽事情,但是卻有著如動物般的第六感,能強烈感受生死安危。就算一時被“騙”到另一個家,再也不能囘到原本的家這個事實他們應該遲早能感受到的。如果能加進一點這方面的感情變化,會令故事更完整。這個精英/草根家庭的設定也太容易變得二元化,精英爸爸沒有時間陪孩子,草根爸爸常常陪陪孩子玩,像是理所當然的模式,有點老生常談。

某君說,這是一部拍來奪獎的電影,我不能否認,這也不是壞事,不過無可避免有些部份是針對“目標觀衆”(targeted audience)來拍的。實際上我覺得這部電影是是枝裕和導演和Masha的“雙贏”合作,因爲Masha的號召力,電影從小衆變成主流,票房大捷。因爲是枝裕導演在國際影展上的地位,Masha得以在國際影壇上受到關注,更出席幾個重要影展。無論是藝術上還是商業上,這一仗都贏得精彩。

演技上來說,我覺得這個角色是Masha的“考牌”角色。他上兩個角色伽利略和龍馬都不是普通人,能夠平實地演普通人,是對演員一個考驗,尤其是Masha並非專職演員。結果是他漂亮地考過了,我由電影開始時討厭良多,到後來同情他,就是他演技發揮出來的感染力了。唯一令我覺得他還未演得準確的地方是他的神情不似大公司雇員(salaryman), 在日本大公司工作的人臉上都有種緊綳著的、自我約束、謹遵公司規則的表情(看《半澤直樹》就知道了),Masha的表情太“隨心所欲”了,不過這只是小的地方。以Masha展現出來的實力,我期待他在將來挑戰更複雜的角色,甚至晉身國際影壇。


2013年,絕對是Masha豐收的一年。

9 則留言:

Maria Lee 說...

多謝你的細膩影評,這是我這數月來看到最忠懇,最"專業"的一篇影評!

天嵐 說...

Maria: 多謝你的讚賞,無言感激!

Choikaddis 說...

Hi

Choikaddis 說...

試咗n次,差點發��終於可以留言了��

Choikaddis 說...

先談真夏:
有三個位觸動我流淚:父與女隔着玻璃的感應(感受到愛愛與被愛)、恭平在酒店發狂地找湯川(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和依靠)、恭平與湯川告別一刻(互相的守護扶持)。確實湯川一直心中有愛,上集痛心石神,今集痛惜恭平,冷冰冰的面孔,內藏火熱的心,心細如塵。Masha真的是演湯川的不二之選,確實跟湯川一起進步、一同成長。真夏方程式演繹何謂愛,是很有深度、細膩:)坦白而言比LFLS更欣賞!!!!!!!!!

天嵐 說...

Kaddis, 太好了,你終於留到言!

同感,我都是喜歡真夏方程式多過LFLS~~ ;-) LFLS還是有那麽一點做作感,而真夏方程式就一氣呵成,緊貼主題,沒有任何多餘的東西。

Macau Yuki 說...

看真夏我女兒也get不到重心,但我卻很欣賞成熟了的湯川,他已懂得去愛了,也就是說,湯川已離幸福不遠!

「把真相揭露出來是那麽重要嗎?」這就如問爭辯成功,卻破壞了雙方感情,這樣好嗎?的確,很多事都不是非黑即白,有很多地方要小心處理.....

故事中,除湯川外,恭平這懂事的孩子最令我心痛....他很聰明,也很有愛心,非常支持表姊,亦很愛身邊的人;他很快已發現自己做了幫兇,只是年紀小,有些地方仍不太明白,所以很困擾,而遇到湯川是他最幸運的地方~雖然姨丈犧牲恭平是為了保護「女兒」,可以諒解,但此自私的行為把恭平傷得太深,甚至影響他的一生,也真的是太無辜及可憐。幸得湯川的支持及開解,恭平的未來才有一點希望....

LFLS未看,但預告已很感人~~而對已有感情卻不是自己生的孩子,以及沒感情的親兒,感覺一定很矛盾.....香港也真的有一個這樣的case,出生前掉錯了,十多年後才發現.....看到妳們說,最佳的方案是兩個家庭融為一個,孩子成為兄弟般,那真的應該最理想。

天嵐 說...

你女兒年紀小,get不到重心是正常的,但我真是很高興看到湯川變得成熟了。其實湯川也不是不去追查真相,他知道了真相,只是選擇了不公開說出來。每一項殺人罪都已經有人認了頭,得到了懲罰。把真相公開,只是把另外一個人拖下水而已,而恭平也實在太無辜,應當被保護。湯川正在無言中做這件事,越是這樣越令人喜歡。看這套電影,也令我對耶穌為我們的罪受死,而我們得赦免意義有更深的了解。

Macau Yuki 說...

看了妳的回覆,以耶穌作比喻,確實貼切!曾有修女說,説出口的一定要是實話,但不是所有實話都要說出來•••很妙吧!(笑)湯川正是如此幫恭平